<sub id="v9nfj"><var id="v9nfj"><output id="v9nfj"></output></var></sub>

<sub id="v9nfj"></sub>
<sub id="v9nfj"><dfn id="v9nfj"><ins id="v9nfj"></ins></dfn></sub>

<address id="v9nfj"><var id="v9nfj"><ins id="v9nfj"></ins></var></address>

<sub id="v9nfj"><delect id="v9nfj"><ins id="v9nfj"></ins></delect></sub>

<address id="v9nfj"><dfn id="v9nfj"></dfn></address>
<thead id="v9nfj"><var id="v9nfj"><ins id="v9nfj"></ins></var></thead>
<sub id="v9nfj"><var id="v9nfj"><ins id="v9nfj"></ins></var></sub>

<address id="v9nfj"><dfn id="v9nfj"><ins id="v9nfj"></ins></dfn></address>

    <sub id="v9nfj"><var id="v9nfj"><ins id="v9nfj"></ins></var></sub>
    <address id="v9nfj"><dfn id="v9nfj"><ins id="v9nfj"></ins></dfn></address>

      <sub id="v9nfj"></sub>
    <sub id="v9nfj"><delect id="v9nfj"><output id="v9nfj"></output></delect></sub><thead id="v9nfj"><var id="v9nfj"><ins id="v9nfj"></ins></var></thead>

    <thead id="v9nfj"><var id="v9nfj"><ins id="v9nfj"></ins></var></thead>

    當前位置:財經資訊網 > 健康 > 正文

    時代中醫楷模人物--著名中西醫結合專家李萬泉大夫

    2022-07-04 17:35 來源:網絡

    image.png

    同舟共濟揚帆起,乘風破浪萬里航。展望未來,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的號角已經吹響,“十四五”的藍圖已經繪就,讓我們以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執著和行百里者半九十的清醒,振奮精神、勇毅前行,用拼搏奮進的勁頭,共同譜寫新篇章,向黨的二十大獻禮!

    image.png

    為全面推動大健康產業發展,響應習近平總書記“沒有全民健康,就沒有全面小康”和“要倡導健康文明的生活方式,樹立大衛生、大健康的觀念,把以治病為中心轉變為以人民健康為中心,建立健全健康教育體系,提升全民健康素養。”以及“要秉持人類衛生健康共同體理念,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號召。

    2022年特別報道在中醫事業發展中,守護人民健康中作出杰出貢獻的著名中西醫結合專家李萬泉大夫。

    image.png

    2022 年世界格局的變幻與迸發,中醫人過去與未來的交匯,中醫人夢想與智慧的激蕩,國計與民生健康的交融,不僅吸引著各行各業的目光,更牽動著億萬群眾對健康渴望的心弦。

    人命至重,有貴千金,一方濟之,德逾于此。作為每一名醫務工作者,救死扶傷是本職工作,而建言獻策是神圣使命和應盡義務。在調研學習和提出建議的過程中,不僅僅是履職建功,自己也得到了許多啟迪和提升。讓中醫藥成為中國的國家優勢,造福中國人民乃至世界人民健康,推動構建人類衛生健康共同體作出新的更大貢獻,我們特別報道在中醫事業發展中,守護人民健康中30年自費科研,并作出杰出貢獻的中西醫結合專家/抗病毒性疾病臨床專家(如此才有可能讓這場全球性的

    前言:庚子多事之秋,2020庚子更甚,“新冠”突出,令全宇宙人防不勝防,廿個月的戰斗,使每一國家及其人民飽受折磨,唯我東方無獨有偶。若非千年中醫藥顯威力,我國民恐難于免此大災。預防為主,病原亦當斬除,縱觀全球形勢,仍不樂觀。現代全世界抗細菌的什么藥物都有了,可唯獨沒有一特定特效的抗病毒藥(特別是抗新冠病毒及其變異株的廉價良藥)。此時唯有我中華醫藥,始能擔當起全世界防疫并消滅新冠病毒(即中醫治“未病”)之大任也!!!

    現代醫學對于傳染病防治的三大措施,一百年來一直未變,那就是:一、消滅(或隔離)傳染源;二、切斷傳播途徑;三、保護易感人群。我國民在防治新冠性肺炎的艱苦工作中,特別是在上述第二、第三兩大措施行使中,做出了艱辛而巨大的工作,也取得了令世人舉世矚目的良好成績。但在近兩年中,疫情反反復復,特別是今年3月份以來,更有復發乃至暴發的情況出現!究其原因,就是在消滅傳染源即變異之中的新冠病毒方面沒有更好的辦法(也即沒有抗病毒的治療藥物),此重大問題的關鍵就是:只有在消滅變異之中的新冠病毒之后,疫情才可真正的平息或結束矣(注:現在所用的中醫藥對新冠肺炎已呈現出顯著療效!)下面特向國家和人民重點介紹消滅傳染源即殺滅新冠病毒的有效或特效藥,這當然是非中醫藥莫屬,因為中醫早在千年前就可以治未病(也即在中醫藥當中去尋找殺滅變異之中新冠病毒的藥物!)——即當務之急,重中之重就是極力尋求與臨床應用抗新冠病毒的、標本兼治的中醫藥物。

    人物檔案:李萬泉,重慶云陽縣人,1951年生。1975年畢業于重慶醫科大學醫療系,即分配到原省部級重點中專暨四川省萬縣衛生學校工作,擔任《內科學(含傳染病學)及護理》的教學與臨床工作。1979年參與該校附屬醫院的建立與內科病房的診療工作。1992年9月在原四川省萬縣衛校取得高級講師資格;1995年受聘為臺灣省針灸學會客座教授;第二屆世界傳統醫學大會(95年5月美國舊金山)演講學者。1985年參與當時國家衛生部與高教委委托該校編寫的中等醫護學校《內科實習指南》、《內科護理學》有關章節的編寫,兩書已分別于1992、1993年由國家級出版社(人民衛生出版被)正式出版。在臨床醫療近二十年的工作中,李醫師意識到西醫在治療慢性疑難雜病以及病毒感染性疾病療效甚微,更不可能根治,遂于92年毅然離開單位,投入到用中醫藥治療前述疾病及自費研究并行臨床治療乙肝和艾滋病的艱辛而巨大的工作,至今長達29年。

    主要科研成果:1992年6月為了更好地進行全身心地投入中醫藥的臨床工作,故毅然決然的離開單位,開始了艱苦卓絕的應用中醫藥治療疑難雜病/肝病/艾滋病的臨床工作與課題研究。

    1994年底,在中西醫結合的理論基礎上,研究出”乙肝”的中醫藥方,并通過了中國醫學科學院醫藥生物技術研究所病毒室的權威鑒定。于2017年底基本研制成獨具特色的”乙肝/肝硬化”系列(1-5號)中藥散劑。并經臨床實踐達到了預期效果。

    1995年底,又潛心地研究防治”艾滋病”的中醫藥(原艾必治系列中藥)方,經中國醫學科學院醫藥生物技術研究所病毒室及美國丹佛市艾滋病病毒權威實驗室的鑒定,其中抗艾滋病毒攜帶者的”艾必治1號藥”顯示對艾滋病毒有明顯的抑制(>74%)作用;2號藥亦經15例早、中期艾滋病患者的用藥觀察,短期內即獲得顯著療效,所著論文早于1995年5月獲《第二屆世界傳統醫學大會》國際優秀成果獎,受邀赴美國演講及領獎。同時與參會的代表、專家、學者進行了學術交流。并受到了美國舊金山兩家醫療機構的認可,盛邀李萬泉醫師留在美國發展,均被其本人婉言謝絕。

    關于中藥”艾必治”的研究方向(藥理)及治療HIV/ARC/AIDS的療效證論(摘要)見李萬泉醫師所撰寫的國家級論文(即96年李萬泉醫師就被國家衛生部疾病控制司視為防治艾滋病的臨床專家了)——參加第一屆全國中西醫結合防治艾滋病學術研討會,并發表的國家級論文,該論文已匯編入我國防治艾滋病的論文集之中/2003年4月。【特注:世界上有關艾滋病的兩個百分之百,即感染了艾滋病毒百分之百要得艾滋病;患了艾滋病百分之百要死亡。李萬泉醫師在2000年—2001年,應用自費研究的、經中美兩國相關權威機構鑒定的中醫藥,在泰國廟宇中共治療了26名臥床的晚期艾滋病人,均在2-3周內下床活動;另國內廣東及云南各1例晚期艾滋病人,均在服藥2周內轉危為安!——鐵的事實證明:李萬泉醫師早在二十年前就用中醫藥打破了國際上

    另:2003年4月即“非典”爆發時,李萬泉醫師研究的治療非典之特效中醫藥,亦送中國軍事醫學科學院病毒研究所(因該所權威的楊教授聽聞李醫師的抗艾滋病毒、抗乙肝病毒的中醫藥鑒定結果良好,且是由我國當時最權威的藥物鑒定專家陳鴻珊教授親自鑒定之故才接收李醫師的藥物鑒定的),經楊教授鑒定對非典病毒有良好的抑殺作用,故排列在我國急用于非典之藥物的第五位備用。希望衛生主管部門及國家高度重視病原體(新冠病毒)的根除,即充分挖掘與應用中醫藥來實現這一巨大而宏偉的目標(絕不能花大價錢購買美國生產的抗新冠病毒化學藥物!一一其療效及毒副作用還需一年左右的臨床用藥實踐/時間才能證實的!)。

    李萬泉醫師在中醫這門博大精深的祖國醫學上崇尚中醫易水學派,側重五行臟腑調節學說,特別是脾腎兩臟為主的調治;而且現代醫學也非常注重腎上腺的(免疫調節)功能與作用,此腺就在兩腎之間。現代人大多因免疫功能失調而形成了身體亞健康的狀態,長此以往,產生了心肝脾肺腎的病變。他認為該學派治病是抓住了病根的源頭!李萬泉師從易水學派,清·康熙年間江浙名醫四明居士高鼓峰先師(著作),高氏無論從理論上還是臨床實踐上,均可為此學派的典型代表和臨床大家(即中醫藥發展到明清兩代時,不管是理論上還是在實踐上,均已形成傳統醫學的不變大綱,以及具有充分的實踐經驗的我國醫學),同時也是少有的治療各種慢性疑難病的臨床名醫。29年來所得所想,來源于高鼓峰先師(詳見百度)的理論與實踐,踐行了”古為今用、洋為中用、守正創新”即中西醫結合之捷徑。

    2001年春經衛生部相關部門的邀請,遂自費進入國家AIDS實驗室進行艾滋病毒感染者用藥后的短期臨床觀測和數據,并先期取得了好的臨床效果及經驗。

    2008年秋,在不斷完善中藥處方及各型(中藥丸劑),開始免費為自愿接受藥物的患者治療,達到了臨床預期效果。其防治艾滋病的中藥按國家有關規定及程序已進行到最后行國家級驗收的階段了(詳詢中國中醫科學院艾滋病研究中心)。

    中醫藥在流行性疫情方面的優勢近幾年也得到了驗證,國家相繼出臺了扶持政策,對重振中醫藥事業和發展起到了決定性作用,對從業者起到了重拾信念,大震人心的鼓舞作用。

    李萬泉醫師離開單位近三十年的時間里,在完全自費的情況下,不斷加強中醫藥的開發研究。立足自身優勢,吸收先進理念和拜訪全國各地中醫藥名家,借助受邀參加全國各地的醫學大會優勢,與參會的專家、學者交流心得體會、探討中醫藥發展前景和未來。面對席卷全球的流行病/新冠肺炎,在“古為今用,洋為中用”“繼承不泥古,創新不離宗”,即傳承、守正、創新的基礎上,李萬泉醫師自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以來,在中醫藥防治乙肝及艾滋病毒感染者豐富臨床經驗的基礎上,現特根據中醫“異病同治”以及“扶正祛邪”與“中醫治未病”的原則及基本原理,在增加自身抵抗力的前提下去消滅新冠病毒!迄今為止又已將防治各型變異之中的新冠病毒及其引發的肺炎的中醫根治性藥方(標本兼治)研究完善,如此才能徹底消滅新冠病毒在全球的流行,進而有待造福于全國及全民世界人民。(藥方見下述)

    【附一:李萬泉醫師治療腫瘤/癌癥患者典型病例摘要】

    李萬泉醫師二十年來在我國幾個大城市用中醫藥治療腫瘤/癌癥的典型病例(或知情/證實人):●北京:知情人,董先生,●上海:某研究所王先生,●深圳/臺灣:陳先生;●重慶市:1、駱某某(重慶巫溪網上有名):患白血病(M2),經服一年零八月余的中藥,已于五年前夏治愈,2、巫溪縣羅某某:患罕見的惡性胸膜間皮瘤,一年內已治愈上班,手機:3、云開萬等地還有>20名以上治愈患者,略;●成都:田女士,(注:請咨詢以上人士,即可知李醫師在該城市治療腫瘤與癌癥的具體療效及治愈病例)……

    注:(一)以上小駱的白血病為全程免費,已治愈五年以上未見復發;(二)巫溪縣羅某某患的是罕見的胸膜癌,先在重慶某大醫院,經化療等巳是病勢冗重!后至我處求治,剛一年經中藥治愈!至今三年余未復發!其病歷檔案由北京腫瘤研究所作為罕見病例于2016年夏秋來渝收集并存檔!!!

    新冠肺炎疫情作為“一次大考”,嚴重威脅了群眾的生命健康,2021年,后疫情時代,“如何增強免疫力,擺脫疾病困擾,預防疾病”,逐漸成為人們議論的主題,建黨百年華誕,李萬泉教授公布了他的主要智慧科研成果。

    【附二:殺滅新冠病毒強效中醫藥】

    我們一定要高度重視與防控防治此新型冠狀病毒(估計以后還有更兇險的變異株出現,而且毒力會越來越強,傳播越快)感染及其引發的肺炎,否則在往后2-3年內全球無寧日也!(此重大預見,李醫師早于2020年5-6月就已經專門指出!)

    按中國中醫科學院早期西學中的李維柏教授(原85艾滋病攻關課題負責人)早在30年前指出的那樣:鑒于我國正規科學地使用中醫藥已有近1800年的歷史和經驗,加之中醫藥系植物性藥物,所以它理應由臨床——實驗室——臨床;而西醫藥系化學物品,且應用于臨床之前沒有任何的經驗,故須經歷實驗室——臨床——實驗室的過程(即我國中醫藥不應刻板的照搬西醫藥的臨床路子來治病救人的模式了!);李萬泉醫師長達29年來(天天就在臨床實踐)應用中醫藥防治暨殺滅各類病毒性疾病(主要為當今全世界西醫界仍無法根治的乙肝病毒與艾滋病毒兩大病毒為主)之寶貴豐富的臨床經驗:

    特別是遵循我國中醫治病的最基本原則,精心選用數百年來一直沿用的兩個古傳名中醫藥處方,已研究完善出中醫上稱謂的“異病同治”以及“扶正祛邪”的原則及基本原理,在增加自身抵抗力的前提下去消滅新冠病毒!標本兼治也即西醫的病因(抗新冠病毒)病癥兼治(即我國一年多來運用中醫藥治療新冠肺炎效果良好,但對新冠病毒作用幾乎無抑殺作用!現在大量的無癥狀感染者出現,也證明了李醫師的這一重要判斷!——這十六個月臨床實踐的科學客觀事實所證明),并制成中醫藥的傳統制型即散劑(如按中醫個體辯證論治,人人服用湯藥,在全中國及全世界根本無法實施);以方便全國乃至全球的廣大中西醫務工作者指導及醫囑患者服用:

    (一)是針對實癥患者(熱毒甚者/現舌紅苔白黃者),此型病人國內(含各東南亞國家)患者約占75%的數量/比例;國外(主指西方歐美為主的各個國家)患者約占90%的數量/比例的臨床特征,故選用完全對癥的古傳名方即《加味逍遙湯》為基礎方,加強效抗病毒(黃連黃芩黃柏與制大黃金銀花蒲公英)及對癥(桔梗法半夏川貝與桑皮)的中藥共普通而強效的十九味中藥組成,國內國際統稱;

    (二)是針對虛證患者(體虛/氣血差者!現舌質淡紅,舌體胖大,基本無苔或少許白苔者),此型患者國內約占總數的25%左右,國外約占15%的患者!!特選用對癥的古傳名方,現特根據中醫“異病同治”以及“扶正祛邪”的原則及基本原理,在增加自身抵抗力的前提下去消滅新冠病毒!加強效抗病毒(見上述)及對癥(見上述)的/共19味中藥組成,即;如此,一方面可基本統治乃至治愈全國全球廣大患者;另一方面我國及全球西醫生亦可較易較快掌握此兩中醫藥物的適應癥及使用方法!!再者,此兩中醫藥物,成本低,制成散劑后又方便(對癥)服用,且可在短期內(現估計在6一8周)完全控制并消除此次大災害即新冠性肺炎矣!(另注,從上述患病比例來判斷行臨床施治的話,無論國內或國際/特別是國際上絕大多數患者均適用中藥(即基本上如同應用西藥一樣,無需再行什么的了,同時也適應全世界各國大范圍地使用!本人還習俗性地稱服此藥如同沖兌咖啡口服耳!!)。

    ※預期療效:一般可在2—3周內基本消除呼吸系統各種常見癥狀;一般約在25—35天內>90%的患者行核糖核酸檢測呈陰性;將后如有條件檢測新冠病毒數量的設備儀器問世,則可在服藥45—60天后基本無法檢測出患者體內的病毒即徹底根除該病原體的了;特別指出:凡服藥至疾病痊愈者,應達到罕見后遺癥的遠期療效,即達到在全國乃至全世界徹底消滅的大目標了矣!!!。

    ※使用方法:詳服藥說明書,預防用藥每天早上沖服8-9克藥粉即可。

    [附三:應用中醫藥治療慢性疑難病的典型病例]

    (90年—2017年)

    一、用中醫藥經典處方

    例(一),史××,女,時年67歲,住四川省萬縣衛校職工宿舍,于90年冬余因事偶然至家,見其臥病在床,原本肥胖的身體已枯瘦如柴,并對我言道“吾因糖尿病住院一月余,無效而回家中,現整天僅靠一斤無糖豆漿維持生命,看來命不久矣”,余又言“可服中藥否?”,對答曰:樂意服用。遂觀其舌偏胖嫩,按高鼓峰先師治“消渴病”法,用“八味丸/湯”加減,三劑藥而進飲食,七劑中藥后可下床行走,45劑藥而收全功。(此患者于7年后即98年夏秋時去世)。

    例(二)李××,男,時年60歲,住地區行署宿舍,在酒精性肝硬化的基礎上又伴有慢支炎肺氣腫,于91年秋一夜晚發生咳嗽、咯血,量在400ml以上,遂到吾家中求治,體檢發現全身散在出血點,以雙下肢為著,鑒于此況,遂勸其住院治療,但患者堅持要求服中藥治療,我說那就先試一試吧,即觀其舌偏瘦小、質偏紅,有少許薄黃苔,用“知柏地黃湯”(注,此癥吾在春夏多選用“加味逍遙湯加減”),加入涼血止血中藥,三劑藥而咯血停止,六劑藥而全身出血性皮疹消失殆盡,患者當時感慨而言:中醫藥“真神奇也”。

    例(三)何××,女,時年76歲,住萬縣市船員宿舍,有“慢性支管炎”病史10余年,于91年冬某夜9-10時,突漸神志不清,小便失禁,此時余已被請至其家中,清楚地知道其發生了“肺性腦病”,觀其舌胖嫩淡紫,有少許薄白苔,按高鼓峰先師治則此證可用大劑養榮湯吞“八味丸”治之也,但此時其家中無法即時辦到,遂取了兩支人參蜂王漿,吞服原購之的“八味丸”(勉強灌服約8克藥丸),晚10時許,我不知此治療是否有效,即返回家中,次日早8點,患者家屬來吾處告之“病人已清醒矣”,吾亦倍感興奮,遂用“人參養榮湯”加減調理,但時值嚴冬(陰寒盛),老年體弱(陽氣微),所以此冬又連續兩次發生“肺性腦病”,均如首次“如法炮制”,均獲顯效矣,但該患至92年冬又發生“昏迷”不治身亡(系我當時遠在湖北宜昌市某醫院上班而無人施行上法救治之故也)。

    例(四)陳××,男,時年46歲,時任某地區負責人之一,92年春因常有咽部及胃腸不適,先請我市名老中醫診視,服過近20劑中藥,未見明顯作用和效果;遂再請余診視,余觀其舌體偏胖嫩,質淡紅,少苔,考慮為脾胃氣虛為主,兼有咽部癥狀,遂用補中益氣湯加減,6劑而獲大效矣。一月后不慎外感,主癥為發熱,體溫在38.5℃左右,咽喉疼痛,檢查發現咽部紅腫,扁桃體有白色分泌物,診斷為“化膿性扁桃體炎”,即至地區醫院肌注青霉素,口服螺旋霉素,治療三天后未見明顯好轉,遂再請余診視,觀其舌診與前同,同時考慮工作忙碌不便煎藥,故改用中成藥補中益氣丸每次12克,3次/日,并同服 VC 銀翹片,每次6片(說明書為2片),3次/日,兩藥一起服用,囑多飲水,并言其病三天后即愈矣,三日后果中吾言。其年夏,調四川省政府工作,請余制定保健處方,我即書呈:早“補中”(12g)晚“八味丸”(12g)之方案,在春夏兩秋可照此調理,后聞果效也。

    例(五)李××,男,時年54歲,住開縣南門鎮,因患“慢性肺氣腫”,咳嗽不已,只能常年呆于家中,且中西藥不斷。更不能至戶外活動與勞動也。93年春因慕名我處,一診見其舌體形中等,質淡紅,有少量白苔,遂用高師之“疏肝益腎湯”加減(加入桔梗、法下、桑皮、丹參等物)開藥10劑,一劑兩天,20天后至我處,吾其病已大為減輕,請余再為診治,意以原方稍作調整,又處方15大劑,仍一劑兩天,2月后,言此次服藥后,不但能外出活動,且能擔糞施肥,下田勞動了,余聞此效,亦感驚訝。此后偶因感冒而輕癥復發,一般服藥3-5劑即愈也。該患于20年后即2003年冬病逝。

    (例六)唐××,女,時年68歲,住四川省萬縣市環城路近南門口處,因患糖尿病及風濕性關節炎,于93年4月初的一天早上自請一工人將其背到我診所,言道“今晨起床時,突感腰膝疼痛明顯,尤以雙下肢無力而不能站立與行走更為顯著,并恐發生下肢癱瘓,故請李醫生救助我也”。我問其病情。觀其面色,診視舌脈,考慮為風濕寒邪入侵,所犯臟器以脾腎為主為甚,遂用補中益氣湯(因舌體胖大),加防風、羌活、獨活、懷膝、木瓜等13味藥,3劑后,患者即撐著拐杖至我處復診,后連續服用10余劑藥以上諸癥皆消矣。至97年春該病患又有所復發,但病情較輕,經服藥(1-2周)即好轉。此后10年間一直生活均能自理。

    (例七)周××,男,時年36歲,住重慶市萬州區彈子鎮紅旗村3組(電話023-58454699),因長時間腹瀉,每天3-5次不等,時伴粘液,少有膿血并墜脹感兼雜,經當時萬縣、市、地區三級醫院均診斷為“慢性結腸炎”,反復在此三級/個醫院行西醫藥治療,間有灌腸治療,歷時近7個月,仍無明顯效果,因而病情一點未得到控制,在十分痛苦,毫無辦法的情境時,遂于93年4月下旬尋醫求治于我處,觀其舌體中等,舌質淡紫紅,少許白苔,從中醫上余考虛為“氣血均虛而夾濕邪侵犯”,臟腑已及肝、脾、腎、大腸也,遂用高鼓峰先師“疏肝益腎湯”加黃柏、銀花、連翹、升麻、木香等藥,10劑而大效,5個月而痊愈,至今已20年有余,從未復發過也。

    (例八)向××,男,72歲,因患“前列腺肥大”,排尿不出,十分痛苦,只得先去醫院安置保留導尿管,因一天到晚身帶導尿管而感痛苦難受,即由其女兒扶至我處,盼望服中藥治療。余診病時見其舌體中等,舌質淡紫紅,有少許薄白苔,仍用“疏肝益腎湯”加黃柏、懷膝、丹參、豬苓等藥,3劑而拔尿管,15劑藥諸癥皆息,3月后隨訪余問其為何未再續服中藥治療,對方答曰:我什么病癥都沒有了,還服藥干啥!余不竟堂言。

    (例九)郭××,男,時年49歲,住重慶市萬州區牌樓街雙碑路3-3號(手機:13668432998),因“雙手指麻木伴右下肢麻木并酸軟無力一年”,先去重慶“西南醫院”經相關檢查后診斷為“頸椎膨出癥”(但其腰椎亦有骨質增生也),建議做手術治療,但患者考慮(1)手術費高約10萬元,特別是(2)手術后亦有可能不成功者/即有可能終身臥床不起,故未同意其治療方案。后經人介紹,于2004年6月27日至我處求治,檢查右手肌力在I-II級間,右下肢跛行,觀其舌診,舌現胖大,淡紅微紫,無苔,竟用“補中益氣湯”加川芎、丹參、肉桂、羌活、獨活、懷膝、葛根15味藥,大劑服用,10天小效,一月顯效,3月基本痊愈,后述時現輕微頭昏,腰疼,無力,觀其舌仍顯胖大,無苔,故囑其早服“十全大補丸”,晚服“桂附地黃丸”劑量為每服13-15克,照此調理約2月后專門電告余“已如常人矣”(注:該患者在我處花費共計在1500元以內)。

    (例十)駱××,男,55歲,住重慶市萬州區涼風鄉供水站,于95年12月13日因血便在成都第五醫院診斷為“直腸 ca”隨即作了直腸癌切除術。該患從97年夏至2006年約9年間,一直服余自研抗癌中藥,生活如常人無異。廿七年后即至今,仍健在。

    (例十一)黃××,男,現年72歲,住重慶市云陽縣九龍鄉,94年8月因“持續性血尿”在重慶市三峽醫院及萬州衛校附屬醫院作膀胱鏡檢查等,一致診斷為“膀胱癌”,即至我處服中藥治療,7劑藥后血尿即消失,改用余研制的抗腎膀胱癌中藥散劑(10克,3次/天)經服用6個月后達病癥全無,身體健康且能參加體力勞動而停藥。97年6月又現血尿,故第2次至我處服用前述中藥散劑,3個月后自感身體狀況良好而停藥。2003年5月因“血尿”復發,又至我處服藥一月余,癥狀(血尿)又很快消除,又停藥至2005年夏去逝止,自覺身體狀況正常。(余注:該患者為何治療反復中停,一是一經服藥癥狀(血尿)很快消除,二是經費不濟之故也)。

    (例十二)何××,男,時年23歲,住重慶市萬州區天城君宅路18號,于1998年4月漸發雙下肢截癱并感覺完全喪失,幾經周折于該年8月底始在西南醫院得以確診“腰椎管腫瘤致雙下肢截癱,住該院準備手術治療,但術前檢查發現患有‘乙肝/小三陽’”,且肝功能異常,該院遂醫囑患者從重慶返萬州將肝病治愈后再去重慶作手術治療。患者返萬后,回憶起余在治療“乙肝/肝病”方面頗有經驗,遂由其妻子至我處求醫(主要是期望盡快治好肝病后再作腰椎管腫瘤手術),本人親自到其住所為患者診視,見其舌體中等,舌質紅而偏紫,舌表面有少許薄白苔,遂符合余自研制的肝病ⅢI號藥(疏肝益腎湯加減而成之中藥散劑/于治療早一中期肝硬化方面頗療效)。用藥20天后,其全癱的雙腳大拇趾可有動作,此時余即大膽斷言“至服藥滿三個月時爾可以下床行走矣”。至該年11月底在我即將飛上海救治3名重癥肝病及肝癌患者前,患者即可少許步行至我處面診就醫,而應了“服藥三個月即可下床行走”之言。此后連服兩月共5個月時即99年春節后即重操舊業——開出租車矣,而未去重慶作手術,這是否又是中醫“異病同治”之極好例證(在用以活血祛瘀法為主治療肝病時亦將其椎管腫瘤“化去之”)。隨訪26年即至今其肝臟情況良好,椎管腫痛未再復發。又注:此重要事例于2001年傳至云南西雙版納的胡××,女,34歲,亦因雙下肢癱瘓在昆明市醫院診斷為“椎管腫瘤”,當時經治療半年后,始可柱杖輕微活動,此時聞言遠診求治于我,余采用“遙控診治”(見后附表格)方式,亦經6個月的治療即康復如初,活動與工作如同常人,隨訪至今已25年未見復發。

    (例十三)馮××,男,時年84歲,住上海市,于2000年5月因“尿血”在上海xx醫院經相關檢查后確診為“膀胱癌”,老人鑒于十分信任本醫生,遂放棄了手術及化療,一直堅持服本人所研究的“膀胱癌”中藥散劑,以后6年余矣,一切正常,生活自理,且每天早上堅持行走一小時左右,老人自言“我已90歲高齡,如無疾患,亦不過如此矣,其他同時診斷出患有肺癌,膀胱癌,前列腺癌患者由于走的是西醫藥之路,即手術加化療,皆早于3年前辭世,中醫藥真是好也。”

    (例十四)戴××,男,時年59歲,上海市人,因患“肝硬化”失代償期,于1998年10月住進上海市XX醫院消化科,住院后不久即發生“肝性腦病(肝昏迷),雖經該院盡力搶救,仍昏迷已達七日之久,此時該患家屬聞言“可找四川的李萬泉醫師,也許有救”,即與我通話(約在一下午的6點鐘左右)咨詢并求救治,我聞言即道:你可去街上藥房購取兩種中成藥:(1)安宮牛黃丸;(2)牛黃解毒片急用,前者搗爛后灌服,后者(三片)塞入肛門內深處!次晨不及8點該患者家屬來電“病人已清醒過來,感謝救命之恩!”。此后一直服用本人所研制的對癥“肝病”中藥散劑,直到2000年冬終因肝(脾)臟結構損害過重且時日較久而不治身亡。(注:此種用中成藥遙控遠程救治危重病人,且藥效“立竿見影”,不得不證實我華夏醫藥之神奇也。)

    (例十五)魏××,女,時年20歲,因紅斑狼瘡至雙側股骨頭壞死,臥床已7月余,家中人等均在為其準備后事,后聽人介紹,遂求助于我處,經本人至其家中,把脈并觀察舌像,隧為其行中醫藥處方11劑(一劑2天),服完22天后,即可下床活動,后又連續調理18個月,至今11年未見復發。

    (例十六)吳××,女,27歲,在京診斷為“克隆氏病”(全消化道潰瘍),經西醫藥治療3年無效,于97年春遠程求治于我,遂用補中益氣湯加減,并做成中醫藥傳統劑型散劑,寄京城,讓其服用九個月而痊愈,至今已二十多年未見復發。

    (例十七)臺灣針灸醫學會理事長林××,男,時年59歲,97年秋突然心絞痛,臺灣地區有關醫院診斷為冠心病,并發心機梗塞,聞本人醫術高超,故求本人處方,經觀察遠程舌像,見舌紅,肝膽二經有黃苔,遂用“加味逍遙湯”化裁處方,服中藥湯劑15天,即明顯好轉,并下床活動。(因此事,臺灣針灸醫學會,而特聘本人為會下肝脾病專業的客座教授)

    (例十八)魏××,女,45歲,于2017年秋,因肺部感染致呼吸肌無力,住京城某大醫院ICU一月余,一直靠呼吸機維持生命。后其弟遂向本人求助,經本人遠程行舌診,望診后,特分析并處方如下:

    1、中醫辨證:氣滯血瘀挾濕;2、治則:補氣化瘀通絡除濕;3、用方:古傳名方

    4、處方:西洋參15 銀柴胡6 黃芪15 白術15 當歸(炒)10  甘草10  升麻15 陳皮10  熟地20

    丹皮20 茯苓20  澤瀉20  山藥20  桔梗15

    田七10  丹參20 炒梔子15 黃柏20,共18味中藥。煎液,連煎三次,每次煎液約500余ml,然后將3次藥液混勻共1600ml;每次從胃管注入200ml,每天4次,即分別在早7點/下午12點/下午6點/晚l1點從胃管注入(一劑中藥服兩天也)。為保證早出顯著療效,宜減少各種流質飲食的注入,皆因以上中藥內亦含有各種營養物質之故!

    該患服此湯藥8天后即取掉呼吸機;再服湯藥1周而康復出院,至今已近五年,病患未見復發。

    二、巧用市/大藥房售中成藥

    (例一至五):輕度糖尿病,按實癥(舌質紅,表面有黃白苔)處方,即早上服“逍遙丸”,晚上8點服知柏地黃丸;虛癥(舌體胖大、舌質淡紅,無苔或少許白苔)處方,早上服“補中益氣丸”,晚上8點服桂附地黃丸。成人劑量均為每次40粒濃縮小丸。湖北一例,本地四例,療程一年,現已均在10年以上血糖一直正常。

    (例六—七):某大城市兩青年男女結婚三年一直不育,遂向本人求醫,經本人觀察舌像后,囑其男方早服“逍遙丸”晚服“知柏地黃丸”;女方早服“十全大補丸”晚服“桂附地黃丸”,劑量均為每次40濃縮小丸。雙方連服五個月后即懷孕,現第二胎已七歲余。

    (例八):西南某省會城市章××,男,時年31歲,因患艾滋病進入晚期,在省級專科治療無效,遂至南方某大醫院,去時尚能穩坐飛機的靠椅,治療2周后返回所屬省城,此時坐飛機不能坐穩靠椅,需要人挽扶。因病患發熱,身痛,全身無力,不思飲食而住招待所,聽國家艾滋病專家委員會黎教授專一推薦,求治于本人,遂處方:抗病毒沖劑1小袋沖水200毫升吞服、維C銀翹片5片、西洋參膠囊3粒、一日三次。該患按此服藥三次后,體溫正常,乏力消除,并想進食。(此種療效令病人及家屬興奮不已!通過此例的精確應用,中成藥實屬罕見療效也可救急矣!)

    (例九):某大城市壹三歲零六個月男孩,在2016年冬早上起來發高燒,體溫達41度多,遂至該市兒童醫院診治,由于當天醫療費用多達2000元以上,又兒童打針痛苦,大人麻煩,故其父在下午6點遂向本人求治,我大膽囑其:可不去醫院了,即到街上大藥房購買中成藥:抗病毒沖劑及銀柴沖劑,每次兩沖劑各一小袋,一起沖半杯水飲用,每日三次。結果果應本人預計的時間即四天治愈康復。

    【附四:預防新冠病毒的中成藥】

    一、成人早上飯前:服抗病毒沖劑(顆粒)兩小袋成一杯水(約200ml),吞服銀翹解毒丸12克;

    二、成人晚上8點:服藥同早上一樣。

    此方已在迪拜一輕度感染者/年輕中國患者身上見效!(即服一周后自感一身輕松,之前的發熱微咳乏力納差諸病狀消失!)!!。

    此文很值得一讀,因筆者一為中西醫結合專家,二有29年的抗病毒臨床經驗及成果!也即對國家及全體人民防治新冠性肺炎有著巨大的現實意義和深遠的歷史意義;三是李醫師研究的抗乙肝病毒及艾滋病的中藥已在94-95年經中美兩國相關權威機構鑒定結果良好,而無任何毒副作用;四是我國治療新冠性肺炎的中醫藥有了,但嚴重不足的是還沒將消滅病原體即根除新冠病毒的強效中醫藥研發出來(見李萬泉醫師從2020年5月至今陸續發表在網絡上的學術論文即處方/經驗性中醫藥)。兩年來的艱苦抗疫實踐凸顯,只有國醫民醫共同努力,方能徹底鏟除新冠病毒,讓全世界早日得到安寧!!!

    附:

    如需用其艱辛研究與應用 30 年的中藥制劑(中散劑/粉劑),而又不能前來我處親診的,需提供以下資料與狀況!:

    一,有關診斷疾病方面的

    二,出院報告書,

    三,目前的主要病狀;

    四,大小便情況及體重!;

    五,舌像!指自然光線下用手機將舌頭(舌面的前后部)照個像,發到李醫師手機上!——這是病人不能前來親診的最簡便最有效的診治/處方(也是李醫師在中醫上診斷/看舌診為主的獨特)診治方法!

    站在新起點,中醫領域改革進展、如何更好地創新、傳承、發展?這些問題都備受關注。面對一些中醫發展難點、改革焦點,需要中醫藥同仁們積極發揮自身優勢,多建務實之言、多獻睿智之策,亮出中醫高“言值”,利用媒體傳播的優勢,讓兩會期間中醫人的聲音為全國兩會增加光彩,助推中國中醫乘風破浪、勇往直前。

    【注,本文所指<國醫>為仍在國家單位上班的中醫師;<民醫>為我國廣大的民間中醫生】

                附:李萬泉大夫  Tel:13908264671    

    日本特黄特黄刺激大片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